2007年12月5日星期三

拔智齒

右下邊的智齒蛀掉很久了,但是一直不想去管他,就很有毅力的一直支撐,其實也不過就是蛀牙嘛,牙齒蛀了也不會痛,所以根本不用管他也沒關係。後來牙齒蛀掉的地方,變得很利,然後割到我牙齦的肉,很痛,但是我真的很厲害,我完全不鳥他,就一直這樣過日子,好幾個月,嘴巴裡面都一直流血,不多,但是每次漱口都有,很煩。然後我發現我每次流血比較嚴重的時候,嘴很容易破,我不知道人的血液是不是會咬皮膚,但是每次血很多的時候,嘴巴就很容易破,而且會一直感覺到很燒的感覺。廢話一堆,反正我決定去把他拔了,雖然不是痛到很難過,可是嘴巴長期燒燒的真的很不舒服。

去了上次拔智齒的簡牙醫,距離上次去拔掉左邊的智齒,已經很久很久以前了說,還記得上次拔智齒很快樂,當天我就吸哩呼嚕吃東西了,也沒什麼痛,就是流血超過一天而已。

我先打了電話去,說我想要掛號,我要拔智齒。「你要拔智齒嗎?」「對阿~」「那你很趕嗎?」「其實也沒有耶,今天也可以,明天也可以,後天也可以~」「可是我們要排到下個禮拜了。」「是喔?」「恩,不然你就是要插空檔。」「喔?」「像現在就是空檔,沒有人,你在哪裡?」「清華大學。」「現在是三點,可是你過來可能就三點半了,就不一定了。」「沒關係,我可以過去,然後我可以等。」「好,那你快過來。」「嗯嗯。」

我就趕快過去了,本來我也預計要三點半的,結果十分鐘我就到了,哇哈哈,其實沒有騎很快,主要是走去牽車的時候走快一點就好了。到的時候已經有人了,不是空檔,所以我就掛號先,然後坐在那邊等等等等等,等到四點終於輪到我啦,很開心,醫生問我是不是要拔智齒,我說是,他先看了一下「恩,你這個都蛀掉耶,比較難拔,你先去照X光。」然後護士小姐就帶我去地下室照X光。

上來以後,又等了一下,醫生看了X光片,說:「你喔,不早點來,你這個外面都蛀掉了,現在這樣就很難拔了,我要先把你的肉切開,然後把牙齒切碎,然後還要刮骨才能拔。」「…………(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想拔了其實 = =)」這個時候醫生的老婆來了,是一個看起來很和藹慈祥的媽媽,她說:「你是要拔智齒嗎?」「嗯嗯~」「可是沒有預約的話,本來我們是不該幫你拔的~」「喔喔(太好了)~~這樣的話不拔會怎樣嗎?就是我一直放著的話……」醫生:「不行!你這個現在不拔!以後更難拔!我今天就要幫你拔!來,躺好!」「阿……」然後就躺上去了。

之後醫生一邊念著說我這個很難拔怎樣怎樣類似的,然後說我這個要打三針麻醉,因為會痛到很深,我聽了真的很害怕,一般都是兩針的樣子。醫生噴了藥,我感覺麻麻的,這大概是外用的麻醉吧,然後用針筒打了麻醉,可以感覺到針刺進去的時候並不是這麼痛。然後過了幾分鐘,又打了第二針,然後又打了第三針。過了一陣子,醫生用東西戳戳我的肉,「會不會痛」「不會」「這樣就有麻醉了」「喔喔」「等一下如果痛了你要講」「…………我怎麼講?」「你可以發出聲音,或是舉手,我就知道了」「喔喔~好~~~」

然後我就被蓋上布,眼睛看不到東西,只能聽到跟感覺到東西,然後就感覺醫生在我的牙床上面吸哩呼嚕的搞東搞西,其實可以感覺到他在切我的肉,也可以感覺到他在切我的牙齒,然後拿出來,但是就不會痛,我很緊張,但是不會痛,所以也就還好,我沒有亂動,只是全身很用力的緊張。然後可以感覺到比較外面的好像都處理掉了,醫生開始往很裡面切割,越切越深。「靠,有點痛的感覺!」我心裡面在想,但是還可以忍受,大概是因為已經弄到很深的地方了吧,所以真的就有痛。然後就更深了!「幹,有痛~」喔喔喔~好痛~好痛~怎麼這麼痛!感覺麻醉好像沒什麼效果,好痛喔!我全身都在用力,然後很緊張,我想到醫生說如果痛的話要發出聲音,我就「嗚嗚嗚嗚~」,但是醫生好像沒聽到耶?他還是繼續他的動作,所以我就繼續「嗚嗚嗚嗚」,嗚的更大聲了!但是醫生還是沒聽到,他還是繼續,但是真的很痛阿!然後我不知道怎麼辦,很痛,我腦袋已經不太能思考了,全身都在用力,很痛!怎麼辦?我很痛,但是我嗚嗚好像太小聲了,醫生沒有聽到,嗚嗚,怎麼辦~~~好痛 ><~!!然後我突然想到「對了!我還可以舉手~」因為醫生在我右邊,所以我就把左手舉起來,一開始舉一點點,但是醫生好像沒看到的樣子,後來我就舉很高,然後嘴巴還是繼續嗚嗚嗚嗚的喊著,越嗚嗚越大聲!醫生還是不知道我在痛,嗚嗚,好想哭喔,但是好痛,我全身都在用力啦,也沒辦法哭,這個時候我聽到腳步聲走過來,然後有人握住我的左手,是醫生的老婆!耶!太好了,終於有人注意到我很痛了!對!我很痛!我的左手舉起來代表我很痛!這個時候他老婆就把我的左手握住,緊緊的壓在我身上,然後醫生繼續動作。「…………」天哪~~~我舉手就是因為很痛阿!你幹嘛把我壓住,我想要再把手舉起來,但是她把我的手緊緊壓住,我沒辦法,嗚嗚~好想哭~我快昏死了~嗚嗚~~~就在我快要掛點的那個時候,我急中生智「對了!我還有右手!」我就趕快把右手舉起來,然後繼續「嗚嗚嗚嗚~」然後我感覺到另外一個人把我的右手握住,是護士小姐,然後把我的右手壓住,不讓我舉。等等,不對吧,為什麼我嗚嗚不鳥我,我舉手也不讓我舉還把我壓住,你自己剛剛說會痛要出聲音或是舉手的,但是嗚嗚你不鳥我,舉手又把我壓住,那你剛剛說會痛要說,根本就是唬爛我嘛!天哪~之後我就只能一直嗚嗚嗚嗚,一直全身用力,非常痛!痛痛痛!然後突然一陣超痛的!超痛!我聽到醫生的老婆說:「是不是特別痛?」「嗯嗯嗯嗯!!!」「那就對了……」什麼對了?!什麼對了?!我很痛阿!什麼對了?!我都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阿!你不是應該要住手嗎?然後「嘎~」醫生:「好了。」

兩位淑女把我放開了,醫生開始縫合,我回復理智,發現自己全身都是汗,雙手很痛。過了一下子醫生縫好了,叫我漱口,很多血,我想本來應該更多,因為醫生一直都用吸管放在我嘴巴裡面把多餘的液體吸走。醫生塞了一塊棉花叫我咬著,四十分鐘不能放,有助於止血,然後二十四小時內都不能吐口水,都要吞下去,我想主要是因為會一直流血吧,所以不想我看到。

我起身離開牙醫的床,跟牙醫還有他老婆還有護士說:「謝謝你們救我一命。」然後走出去,經過外面候診的地方,所有的人都在看我,一臉驚恐,「歹勢,嚇到你們了。」我說。然後我去斜對面的藥房領了藥,藥師又跟我說我剛剛忘記拿健保卡,所以我又回去拿了健保卡,就離開了。

之後去買了要打圍巾的毛線,這一次去,才注意到這個毛線的價錢,是 280 一球,真的有貴到。然後回家的路上臉開始痛,大概是因為麻醉開始退了,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沒注意到這件事情,我只是覺得不太會痛,覺得很OK,也沒想到自己是開始在痛了。我覺得自己不會痛,所以還買了三明治準備要當晚餐吃,因為醫生說我不能吃熱的東西。路上去黃金比例買了好喝的珍珠奶茶,很開心,然後回到lab,準備要吃三明治的時候,慢慢發現我每次咬三明治都很痛,喔,好痛喔,但是還不太明白發生什麼事,也就是說,其實我還沒發現自己在痛,我只是覺得自己怪怪的,等到真的很痛,我才發現我真的很痛!然後又過了很久,我才發現我其實是喉嚨痛,就是感冒的那種喉嚨痛,很痛,我連吞口水都會痛,所以沒辦法吞東西,我下顎上下運動也會很痛,所以沒辦法咬東西,大家都叫我不要吃了,我就把三明治塞到冰箱。我本來想說要吃完晚餐再吃醫生開的消炎止痛藥,但是大家都叫我先吃了,我就先吃了。

接著是研究室踢足球的比賽,所以大家就跑去操場了,對手很機車,就是加油的人嘴很機車,開場一分鐘就弄的黑鬼不高興了,接著就是我們可怕的狂電時間,對方還有一個唯一會踢球的也踢得很兇,拉人推人外加不收腳,就是打很狠,所以場上氣氛很火爆,以前都沒這樣的,我們研究室一向都是歡樂取向。我在旁邊看的也火起來了,某次射進一球以後,我就開始狂喊,也不管喉嚨痛了!就死命喊!本來可是連講話都會痛呢 XD 最後是 8:1 狂電,世龍也生氣了,射門都很用力的那種,贏了很開心,真的。

看球的時候外面很冷,我想說我這個喉嚨痛其實不是牙痛,是感冒造成喉嚨發炎的關係,到了晚上十二點多的時候,我發現我狀況好多了,我就先把三明治吃了,不然不吃東西也不是辦法。第二天早上,狀況又好一點,但是依然會痛,我看鏡子發現我下巴右邊靠脖子那邊腫了很大,很明顯,這個時候我就知道我其實不是感冒,是因為拔牙對牙床那邊傷害,導致發炎腫脹,也擠壓到喉嚨那邊去,所以才會這麼痛。知道原因啦,所以之後我就都很乖的吃藥,想說這樣可以抑制腫痛的症狀。大概一個禮拜以後,整個就好了。

拔牙的時候,醫生的老婆說一個禮拜以後來拆線,我是禮拜二拔的,所以應該要禮拜二拆,但是禮拜二三剛好颱風來,超冷,不想出去,就拖到禮拜四去拆線。拆線完以後,醫生說我這個坑坑不會這麼快長好,所以他先跟我塞個藥,這樣吃東西的時候食物不會掉進去,然後說這個藥味道不好,叫我忍耐一下,然後塞進去的東西,會慢慢自己掉出來,跟我說不用注意,說十五分鐘內不能漱口。

騎車回去的路上,我就深深感覺到那個藥的味道有多噁心,一直讓我想吐,我騎車回去的路上,一直在吐口水,但是真的很噁,吐了,又有新的味道冒出來補充被我的口水稀釋掉的味道。一直撐到我可以漱口,我就先輕輕漱口,因為想說藥還是對我有幫助的,就不想讓他沒有,所以就沒把他漱掉。晚上在水木吃晚餐,我一邊咬食物,就感覺到醫生塞的藥好像快要跑出來,然後那個味道一直冒出來,我好不舒服,後來真的味道很明顯,我就去廁所漱口,結果藥棉掉出一小塊,我漱口以後好多了,就回去繼續吃東西。等到當天晚上我要睡前,那個味道又冒出來,真的很怪,然後我去漱口,結果整個藥棉都出來了 @@" 喔,好噁的味道,我差點吐,但是忍住了,然後把嘴巴裡面的味道清一清,之後就很開心的睡覺啦。

到現在,就是臼齒後面有個空空的洞,有的時候還會有一種類似痛的感覺,但是又好像不是,不過感覺很輕鬆了,因為嘴巴裡面沒有一直都是血的味道,血的味道會讓人不舒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